<dfn id='f1GzwyUQ'></dfn>

        <noscript id='f1GzwyUQ'></noscript>

      1. 陈先发

        陈先发简介


        陈先发(1967年10月---),安徽桐城人。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。著有诗集《春天的死亡之书》、《前世》,长篇小说《拉魂腔》等,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传播。曾组建“若缺诗社”。曾获奖项、被媒体和文学研究机构授予的荣誉有“十月诗歌奖”、“十月文学奖”、“1986年――2006年中国十大新锐诗人”、“2008年中国年度诗人”、“1998年至2008年中国十大影响力诗人”等数十种。(完)

        陈先发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        每年春末我都有嗜睡症。

        我与你们一起寻欢作乐

        与你们日光下共餐

        我的眼中

        有你们一样的远景

        我的言语中有你们一样的

              诡异的弹性

        但我是睡着的。

        我像柳条垂下一般

        睡在绷紧的湖岸――

        我几乎忘了我曾是行刑者

        手中常有崭新的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9:24:01 陈先发 阅读(8580) | 评论 (30)编辑


        宽恕何为?
        ――特拉克尔(georg trakl,1887--1914)
        (一)

        星期日。我们到针灸医院探视瘫痪在
        轮椅上的父亲――
        他高烧一个多月了,
        但拒绝服药。
        他说压在舌根下的白色药丸
        像果壳里的虫子咕咕叫着……
        单个的果壳
        集体的虫子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12:35:25 陈先发 阅读(8490) | 评论 (25)编辑


        诗人们结伴在街头喝茶

        整整一日

        他们是

        大汗淋漓的集体

        一言不发的集体

        他们是混凝土和木质的集体

        看窗外慢慢

        驶过的卡车

        也如灰尘中藐视的轻睡



        而弄堂口

        孩子们踢球



        他们还没恋爱和乱伦

        也未懂得抵制和虚无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18:22:11 陈先发 阅读(8231) | 评论 (21)编辑


        我听到一个声音。在家乡结冰的桌面。

        我曾经指它立誓的老榆树

        依旧挺立垄上,结着旁若无人的巨大黑瘤



        在夏季它曾供出抽象的白花。

        有人拿去献给企图媾合的女人,

        有人用来祭奠亡者。

        白花在不同的手上,

        爆裂出不同的声音。

        我的耳朵为了分辩异响冲至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18:21:45 陈先发 阅读(6545) | 评论 (5)编辑


        每一个早晨。每一个黄昏。镜子告诉我,

        “这是你。先生。这张脸”――

        与昨夜相比,

        这张脸失而复得。

        我知道世上的失而复得之物终将铸成玫瑰

        在自我的炉膛边等待再次熔去



        从这张脸上分开的

        郊外小路像草下的巨蟒四散。

        每一个夜晚。我在这些荒僻小路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18:58:40 陈先发 阅读(7740) | 评论 (13)编辑



        前几天接受《复旦诗刊》访问时,谈到90多年新诗史的“空白期”问题。上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末的战乱也好,六、七十年代的“文革”也好,都称得上民族史上罕见的劫难,而与此对应的,却恰恰是新诗史最令人窒息、最无所作为的空白期。没有一首稍具史诗气质、稍有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0:14:42 陈先发 阅读(7457) | 评论 (5)编辑


        好吧,芹菜之味我可以转述而

        芹菜的意义

        我闭口不谈。

        如果仅限于饕餮。又碰巧在星期天早晨,

        芹菜的自由意志令人窒息。

        它如此翠绿而我只喜欢

        小贩子们在暗处

        闪耀的脸。

        满含了对立的脸,

        过多久你还能记得?

        譬如:一个从不吃芹菜的男人
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0:13:43 陈先发 阅读(7593) | 评论 (3)编辑


        砍掉第一根树枝。映在

        临终前他突然瞪大的

        眼球上。那些树枝。

        那些树叶的万千图案。

        我深知其未知,

        因为我是一个丧父的人。

        我的油灯因恪守誓言而长明



        连同稀粥中的鬼脸。

        餐桌上。倒向一边的蜡烛。

        老掉牙的收音机里,

        依然塞着一块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0:13:15 陈先发 阅读(7306) | 评论 (6)编辑


        整个七月,我从闷热的河滩捡回遗骨。

        满坡青岗木之上,

        落日薄如冰轮。

        群鸦叼来的雨水,

        颗颗击碎我的头顶。

        我散步,直至余光把我切割成

        一座不可能的八面体。



        我用一大堆塑料管,把父亲的头固定在

        一个能看到窗外的位置上。

        整个七月,
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0:12:38 陈先发 阅读(7516) | 评论 (1)编辑


        分辩的眼睛。并非区别的眼睛。
        这只眼睛看到,
        一只不祥的旧球被踢出京城―――
        在它的运动中,拥有身体,
        不再需要新的容器了。
        像一滴汗从我的耳根滑过,
        在谵妄中拥有一个新的名字。
        喊一声试试?瞧瞧她在
        哪里应答―――
        在河的对岸,
        还是在一枚幽闭的钉子里面;
        在骨灰盒中,

  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  posted @ 2019/10/19 22:02:12 陈先发 阅读(14826) | 评论 (13)编辑


        陈先发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

        友情链接:澳大利亚留学网  欢乐自学网  深圳吉他网  润芬模板网  福建先锋  爱布豚考试网  游戏开发者联盟  光明ROM下载  团结妈妈  廊坊酷名网